皇马4-1阿尔艾因集锦:尋釁滋事罪刑法規范總整理 - 多哈杜海勒vs阿尔艾因
 

尋釁滋事罪刑法規范總整理

2019年09月09日14:13 刑法規范總整理
   
 

多哈杜海勒vs阿尔艾因 www.zwsvcc.com.cn 核心提示:【現行刑法】 第二百九十三條【尋釁滋事罪】有下列尋釁滋事行為之一,破壞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隨意毆打他人,情節

【現行刑法

第二百九十三條【尋釁滋事罪】有下列尋釁滋事行為之一,破壞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

(二)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的;

(三)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情節嚴重的;

(四)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

糾集他人多次實施前款行為,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處罰金。

目  錄

【相關規范】

一、現行有效的刑法規范

1.  關于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03年)

2.  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2005年)

3.  關于審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06年)

4.  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2008年)

5.  關于辦理尋釁滋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13年)

6.  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13年)

7.  關于依法懲處涉醫違法犯罪維護正常醫療秩序的意見(2014)

8.  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2017年)

9.  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2108年)

    10. 關于依法懲治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駕駛違法犯罪行為的指導意見(2019年)

    11. 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2019年)

    12. 關于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2019年)

    13. 關于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2019年)

    二、失效的刑法規范

    1.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1979年)

    2.  關于嚴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分子的決定(1983年)

    3.  關于當前辦理流氓案件中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答(1984年)

    4.  對于懲處倒賣車、船票的犯罪分子如何適用法律條款的問題的批復(1986年)

    5.  關于依法懲處倒賣飛機票犯罪活動的通知(1988年)

    6.  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試行)(2010年)

    7.  關于辦理暴力恐怖和宗教極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2014)

【權威案例要旨】

1.  在公共場所用錐子扎人的行為可構成尋釁滋事

正  文

【相關規范】

現行有效的刑法規范

關于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003年5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269次會議、2003年5月13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屆檢察委員會第3次會議通過,自2003年5月15日起施行,法釋(2003)8號]

第十一條  在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期間,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情節嚴重,或者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依法從重處罰。

第十七條  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辦理有關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對于有自首、立功等悔罪表現的,依法從輕、減輕、免除處?;蛘咭婪ㄗ鞒霾黃鶿呔齠?。

第十八條  本解釋所稱“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是指突然發生,造成或者可能造成社會公眾健康嚴重損害的重大傳染病疫情、群體性不明原因疾病以及其他嚴重影響公眾健康的災害。

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2005年6月8日,法發(2005)8號]

九、關于搶劫罪與相似犯罪的界限

4 .搶劫罪與尋釁滋事罪的界限

尋釁滋事罪是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犯罪,行為人實施尋釁滋事的行為時,客觀上也可能表現為強拿硬要公私財物的特征。這種強拿硬要的行為與搶劫罪的區別在于:前者行為人主觀上還具有逞強好勝和通過強拿硬要來填補其精神空虛等目的,后者行為人一般只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前者行為人客觀上一般不以嚴重侵犯他人人身權利的方法強拿硬要財物,而后者行為人則以暴力、脅迫等方式作為劫取他人財物的手段。司法實踐中,對于未成年人使用或威脅使用輕微暴力強搶少量財物的行為,一般不宜以搶劫罪定罪處罰。其行為符合尋釁滋事罪特征的,可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關于審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005年12月12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373次會議通過,2006年1月11日公布,自2006年1月23日起施行。法釋(2006)1號]

第八條  已滿十六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出于以大欺小、以強凌弱或者尋求精神刺激,隨意毆打其他未成年人、多次對其他未成年人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公私財物,擾亂學校及其他公共場所秩序,情節嚴重的,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2008年6月25日印發,公通字〔2008〕36號]

第三十七條[尋釁滋事案(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尋釁滋事,破壞社會秩序,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隨意毆打他人造成他人身體傷害、持械隨意毆打他人或者具有其他惡劣情節的;

(二)追逐、攔截、辱罵他人,嚴重影響他人正常工作、生產、生活,或者造成他人精神失常、自殺或者具有其他惡劣情節的;

(三)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價值二千元以上,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三次以上或者具有其他嚴重情節的;

(四)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

關于辦理尋釁滋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013年5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579次會議、2013年4月2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屆檢察委員會第5次會議通過,2013年7月15日公布,自2013年7月22日起施行,法釋〔2013〕18號]

第一條  行為人為尋求刺激、發泄情緒、逞強耍橫等,無事生非,實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規定的行為的,應當認定為“尋釁滋事”。

行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發矛盾糾紛,借故生非,實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規定的行為的,應當認定為“尋釁滋事”,但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發或者被害人對矛盾激化負有主要責任的除外。

行為人因婚戀、家庭、鄰里、債務等糾紛,實施毆打、辱罵、恐嚇他人或者損毀、占用他人財物等行為的,一般不認定為“尋釁滋事”,但經有關部門批評制止或者處理處罰后,繼續實施前列行為,破壞社會秩序的除外。

第二條  隨意毆打他人,破壞社會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的“情節惡劣”:

(一)致一人以上輕傷或者二人以上輕微傷的;

(二)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殺等嚴重后果的;

(三)多次隨意毆打他人的;

(四)持兇器隨意毆打他人的;

(五)隨意毆打精神病人、殘疾人、流浪乞討人員、老年人、孕婦、未成年人,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六)在公共場所隨意毆打他人,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

(七)其他情節惡劣的情形。

第三條  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破壞社會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的“情節惡劣”:

(一)多次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二)持兇器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的;

(三)追逐、攔截、辱罵、恐嚇精神病人、殘疾人、流浪乞討人員、老年人、孕婦、未成年人,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四)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殺等嚴重后果的;

(五)嚴重影響他人的工作、生活、生產、經營的;

(六)其他情節惡劣的情形。

第四條  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破壞社會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強拿硬要公私財物價值一千元以上,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價值二千元以上的;

(二)多次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三)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精神病人、殘疾人、流浪乞討人員、老年人、孕婦、未成年人的財物,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四)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殺等嚴重后果的;

(五)嚴重影響他人的工作、生活、生產、經營的;

(六)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五條  在車站、碼頭、機場、醫院、商場、公園、影劇院、展覽會、運動場或者其他公共場所起哄鬧事,應當根據公共場所的性質、公共活動的重要程度、公共場所的人數、起哄鬧事的時間、公共場所受影響的范圍與程度等因素,綜合判斷是否“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

第六條  糾集他人三次以上實施尋釁滋事犯罪,未經處理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處罰。

第七條  實施尋釁滋事行為,同時符合尋釁滋事罪和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敲詐勒索罪、搶奪罪、搶劫罪等罪的構成要件的,依照處罰較重的犯罪定罪處罰。

第八條行為人認罪、悔罪,積極賠償被害人損失或者取得被害人諒解的,可以從輕處罰;犯罪情節輕微的,可以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

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法釋〔2013〕21號,2013年9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589次會議、2013年9月2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屆檢察委員會第9次會議通過,2013年9月6日公布,自2013年9月10日起施行]

第五條  利用信息網絡辱罵、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破壞社會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編造虛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編造的虛假信息,在信息網絡上散布,或者組織、指使人員在信息網絡上散布,起哄鬧事,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四)項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關于依法懲處涉醫違法犯罪維護正常醫療秩序的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2014年4月22日,法發〔2014〕5號]

二、嚴格依法懲處涉醫違法犯罪

對涉醫違法犯罪行為,要依法嚴肅追究、堅決打擊。公安機關要加大對暴力殺醫、傷醫、擾亂醫療秩序等違法犯罪活動的查處力度,接到報警后應當及時出警、快速處置,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及時立案偵查,全面、客觀地收集、調取證據,確保偵查質量。人民檢察院應當及時依法批捕、起訴,對于重大涉醫犯罪案件要加強法律監督,必要時可以對收集證據、適用法律提出意見。人民法院應當加快審理進度,在全面查明案件事實的基礎上依法準確定罪量刑,對于犯罪手段殘忍、主觀惡性深、人身危險性大的被告人或者社會影響惡劣的涉醫犯罪行為,要依法從嚴懲處。

(一)在醫療機構內毆打醫務人員或者故意傷害醫務人員身體、故意損毀公私財物,尚未造成嚴重后果的,分別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三條、第四十九條的規定處罰;故意殺害醫務人員,或者故意傷害醫務人員造成輕傷以上嚴重后果,或者隨意毆打醫務人員情節惡劣、任意損毀公私財物情節嚴重,構成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尋釁滋事罪的,依照刑法的有關規定定罪處罰。

(二)在醫療機構私設靈堂、擺放花圈、焚燒紙錢、懸掛橫幅、堵塞大門或者以其他方式擾亂醫療秩序,尚未造成嚴重損失,經勸說、警告無效的,要依法驅散,對拒不服從的人員要依法帶離現場,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處罰;聚眾實施的,對首要分子和其他積極參加者依法予以治安處罰;造成嚴重損失或者擾亂其他公共秩序情節嚴重,構成尋釁滋事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罪的,依照刑法的有關規定定罪處罰。

在醫療機構的病房、搶救室、重癥監護室等場所及醫療機構的公共開放區域違規停放尸體,影響醫療秩序,經勸說、警告無效的,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六十五條的規定處罰;嚴重擾亂醫療秩序或者其他公共秩序,構成犯罪的,依照前款的規定定罪處罰。

(四)公然侮辱、恐嚇醫務人員的,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二條的規定處罰;采取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恐嚇醫務人員情節嚴重(惡劣),構成侮辱罪、尋釁滋事罪的,依照刑法的有關規定定罪處罰。

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2013年12月23日發布,2014年1月1日起實施;2017年3月9日印發修訂稿并于2017年4月1日起施行,法發〔2017〕7號)

四、常見犯罪的量刑

(十三)尋釁滋事

1. 構成尋釁滋事罪的,可以根據下列不同情形在相應的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1)尋釁滋事一次的,可以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2)糾集他人三次尋釁滋事(每次都構成犯罪),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可以在五年至七年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2. 在量刑起點的基礎上,可以根據尋釁滋事次數、傷害后果、強拿硬要他人財物或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數額等其他影響犯罪構成的犯罪事實增加刑罰量,確定基準刑。

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2018年1月16日印發,法發〔2018〕1號)

14. 具有下列情形的組織,應當認定為“惡勢力”: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百姓,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但尚未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違法犯罪組織。惡勢力一般為三人以上,糾集者相對固定,違法犯罪活動主要為強迫交易、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敲詐勒索、故意毀壞財物、聚眾斗毆、尋釁滋事等,同時還可能伴隨實施開設賭場、組織賣淫、強迫賣淫、販賣毒品、運輸毒品、制造毒品、搶劫、搶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眾“打砸搶”等。

在相關法律文書中的犯罪事實認定部分,可使用“惡勢力”等表述加以描述。

15. 惡勢力犯罪集團是符合犯罪集團法定條件的惡勢力犯罪組織,其特征表現為:有三名以上的組織成員,有明顯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員較為固定,組織成員經常糾集在一起,共同故意實施三次以上惡勢力慣常實施的犯罪活動或者其他犯罪活動。

16. 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辦理惡勢力犯罪案件時,應當依照上述規定,區別于普通刑事案件,充分運用《刑法》總則關于共同犯罪和犯罪集團的規定,依法從嚴懲處。 

17. 黑惡勢力為謀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響,有組織地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侵犯人身權利、財產權利,破壞經濟秩序、社會秩序,構成犯罪的,應當分別依照《刑法》相關規定處理:

(1) 有組織地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擾亂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使他人產生心理恐懼或者形成心理強制,分別屬于《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的“恐嚇”、《刑法》第二百二十六規定的“威脅”,同時符合其他犯罪構成條件的,應分別以尋釁滋事罪、強迫交易罪定罪處罰。

《關于辦理尋釁滋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至第四條中的“多次”一般應當理解為二年內實施尋釁滋事行為三次以上。二年內多次實施不同種類尋釁滋事行為的,應當追究刑事責任。

(2) 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強行索取公私財物,有組織地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擾亂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同時符合《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規定的其他犯罪構成條件的,應當以敲詐勒索罪定罪處罰。同時由多人實施或者以統一著裝、顯露紋身、特殊標識以及其他明示或者暗示方式,足以使對方感知相關行為的有組織性的,應當認定為《關于辦理敲詐勒索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于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五)項規定的“以黑惡勢力名義敲詐勒索”。

采用上述手段,同時又構成其他犯罪的,應當依法按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雇傭、指使他人有組織地采用上述手段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構成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的,對雇傭者、指使者,一般應當以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論處。為強索不受法律?;さ惱窕蛘咭蚱淥欠康?,雇傭、指使他人有組織地采用上述手段尋釁滋事,構成尋釁滋事罪的,對雇傭者、指使者,一般應當以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論處;為追討合法債務或者因婚戀、家庭、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而雇傭、指使,沒有造成嚴重后果的,一般不作為犯罪處理,但經有關部門批評制止或者處理處罰后仍繼續實施的除外。

關于依法懲治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駕駛違法犯罪行為的指導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2019年1月8日)

一、準確認定行為性質,依法從嚴懲處妨害安全駕駛犯罪

(二)乘客在公共交通工具行駛過程中,隨意毆打其他乘客,追逐、辱罵他人,或者起哄鬧事,妨害公共交通工具運營秩序,符合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規定的,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行駛,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

(七)本意見所稱公共交通工具,是指公共汽車、公路客運車,大、中型出租車等車輛。

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2019年4月9日印發)

4 .惡勢力,是指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百姓,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但尚未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違法犯罪組織。

5 .單純為牟取不法經濟利益而實施的“黃、賭、毒、盜、搶、騙”等違法犯罪活動,不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特征的,或者因本人及近親屬的婚戀糾紛、家庭糾紛、鄰里糾紛、勞動糾紛、合法債務糾紛而引發以及其他確屬事出有因的違法犯罪活動,不應作為惡勢力案件處理。

6 .惡勢力一般為3人以上,糾集者相對固定。糾集者,是指在惡勢力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中起組織、策劃、指揮作用的違法犯罪分子。成員較為固定且符合惡勢力其他認定條件,但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是由不同的成員組織、策劃、指揮,也可以認定為惡勢力,有前述行為的成員均可以認定為糾集者。

惡勢力的其他成員,是指知道或應當知道與他人經常糾集在一起是為了共同實施違法犯罪,仍按照糾集者的組織、策劃、指揮參與違法犯罪活動的違法犯罪分子,包括已有充分證據證明但尚未歸案的人員,以及因法定情形不予追究法律責任,或者因參與實施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已受到行政或刑事處罰的人員。僅因臨時雇傭或被雇傭、利用或被利用以及受蒙蔽參與少量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一般不應認定為惡勢力成員。

7 .“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于2年之內,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且包括糾集者在內,至少應有2名相同的成員多次參與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對于“糾集在一起”時間明顯較短,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剛剛達到“多次”標準,且尚不足以造成較為惡劣影響的,一般不應認定為惡勢力。

8 .惡勢力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主要為強迫交易、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敲詐勒索、故意毀壞財物、聚眾斗毆、尋釁滋事,但也包括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特征,主要以暴力、威脅為手段的其他違法犯罪活動。

惡勢力還可能伴隨實施開設賭場、組織賣淫、強迫賣淫、販賣毒品、運輸毒品、制造毒品、搶劫、搶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眾“打砸搶”等違法犯罪活動,但僅有前述伴隨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且不能認定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特征的,一般不應認定為惡勢力。

9 .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至少應包括1次犯罪活動。對于反復實施強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尋釁滋事等單一性質的違法行為,單次情節、數額尚不構成犯罪,但按照刑法或者有關司法解釋、規范性文件的規定累加后應作為犯罪處理的,在認定是否屬于“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時,可將已用于累加的違法行為計為1次犯罪活動,其他違法行為單獨計算違法活動的次數。

已被處理或者已作為民間糾紛調處,后經查證確屬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均可以作為認定惡勢力的事實依據,但不符合法定情形的,不得重新追究法律責任。

10 .認定“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應當結合侵害對象及其數量、違法犯罪次數、手段、規模、人身損害后果、經濟損失數額、違法所得數額、引起社會秩序混亂的程度以及對人民群眾安全感的影響程度等因素綜合把握。

11 .惡勢力犯罪集團,是指符合惡勢力全部認定條件,同時又符合犯罪集團法定條件的犯罪組織。

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是指在惡勢力犯罪集團中起組織、策劃、指揮作用的犯罪分子。惡勢力犯罪集團的其他成員,是指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是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仍接受首要分子領導、管理、指揮,并參與該組織犯罪活動的犯罪分子。

惡勢力犯罪集團應當有組織地實施多次犯罪活動,同時還可能伴隨實施違法活動。惡勢力犯罪集團所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參照《指導意見》第十條第二款的規定認定。

12 .全部成員或者首要分子、糾集者以及其他重要成員均為未成年人、老年人、殘疾人的,認定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時應當特別慎重。

13 .對于惡勢力的糾集者、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員以及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共同犯罪中罪責嚴重的主犯,要正確運用法律規定加大懲處力度,對依法應當判處重刑或死刑的,堅決判處重刑或死刑。同時要嚴格掌握取保候審,嚴格掌握不起訴,嚴格掌握緩刑、減刑、假釋,嚴格掌握保外就醫適用條件,充分利用資格刑、財產刑等法律手段全方位從嚴懲處。對于符合刑法第三十七條之一規定的,可以依法禁止其從事相關職業。

對于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的其他成員,在共同犯罪中罪責相對較小、人身危險性、主觀惡性相對不大的,具有自首、立功、坦白、初犯等法定或酌定從寬處罰情節,可以依法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認罪認?;蛘囈霾斡朧凳┥倭康姆缸锘疃抑黃鶇我?、輔助作用,符合緩刑條件的,可以適用緩刑。

14 .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檢舉揭發與該犯罪集團及其違法犯罪活動有關聯的其他犯罪線索,如果在認定立功的問題上存在事實、證據或法律適用方面的爭議,應當嚴格把握。依法應認定為立功或者重大立功的,在決定是否從寬處罰、如何從寬處罰時,應當根據罪責刑相一致原則從嚴掌握??贍艿賈氯噶啃堂饗允Ш獾?,不予從寬處罰。

惡勢力犯罪集團的其他成員如果能夠配合司法機關查辦案件,有提供線索、幫助收集證據或者其他協助行為,并在偵破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查處“?;ど 鋇確矯嫫鸕澆洗笞饔玫?,即使依法不能認定立功,一般也應酌情對其從輕處罰。

15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同時具有法定、酌定從嚴和法定、酌定從寬處罰情節的,量刑時要根據所犯具體罪行的嚴重程度,結合被告人在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中的地位、作用、主觀惡性、人身危險性等因素整體把握。對于惡勢力的糾集者、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員,量刑時要體現總體從嚴。對于在共同犯罪中罪責相對較小、人身危險性、主觀惡性相對不大,且能夠真誠認罪悔罪的其他成員,量刑時要體現總體從寬。

16 .惡勢力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對于犯罪性質惡劣、犯罪手段殘忍、社會危害嚴重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雖然認罪認罰,但不足以從輕處罰的,不適用該制度。

關于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 2019 年4月9日印發)

一、“軟暴力”是指行為人為謀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響,對他人或者在有關場所進行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足以使他人產生恐懼、恐慌進而形成心理強制,或者足以影響、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財產安全,影響正常生活、工作、生產、經營的違法犯罪手段。

二、“軟暴力”違法犯罪手段通常的表現形式有:

(一)侵犯人身權利、民主權利、財產權利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跟蹤貼靠、揚言傳播疾病、揭發隱私、惡意舉報、誣告陷害、破壞、霸占財物等;

(二)擾亂正常生活、工作、生產、經營秩序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破壞生活設施、設置生活障礙、貼報噴字、拉掛橫幅、燃放鞭炮、播放哀樂、擺放花圈、潑灑污物、斷水斷電、堵門阻工,以及通過驅趕從業人員、派駐人員據守等方式直接或間接地控制廠房、辦公區、經營場所等;

(三)擾亂社會秩序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擺場架勢示威、聚眾哄鬧滋擾、攔路鬧事等;

(四)其他符合本意見第一條規定的“軟暴力”手段。

通過信息網絡或者通訊工具實施,符合本意見第一條規定的違法犯罪手段,應當認定為“軟暴力”。

三、行為人實施“軟暴力”,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認定為足以使他人產生恐懼、恐慌進而形成心理強制或者足以影響、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財產安全或者影響正常生活、工作、生產、經營:

(一)黑惡勢力實施的;

(二)以黑惡勢力名義實施的;

(三)曾因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以及因強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詐勒索、聚眾斗毆、尋釁滋事等犯罪受過刑事處罰后又實施的;

(四)攜帶兇器實施的;

(五)有組織地實施的或者足以使他人認為暴力、威脅具有現實可能性的;

(六)其他足以使他人產生恐懼、恐慌進而形成心理強制或者足以影響、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財產安全或者影響正常生活、工作、生產、經營的情形。

由多人實施的,編造或明示暴力違法犯罪經歷進行恐嚇的,或者以自報組織、頭目名號、統一著裝、顯露紋身、特殊標識以及其他明示、暗示方式,足以使他人感知相關行為的有組織性的,應當認定為“以黑惡勢力名義實施”。

由多人實施的,只要有部分行為人符合本條第一款第(一)項至第(四)項所列情形的,該項即成立。

雖然具體實施“軟暴力”的行為人不符合本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三)項所列情形,但雇傭者、指使者或者糾集者符合的,該項成立。

五、采用“軟暴力”手段,使他人產生心理恐懼或者形成心理強制,分別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規定的“威脅”、《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的“恐嚇”,同時符合其他犯罪構成要件的,應當分別以強迫交易罪、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關于辦理尋釁滋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至第四條中的“多次”一般應當理解為二年內實施尋釁滋事行為三次以上。三次以上尋釁滋事行為既包括同一類別的行為,也包括不同類別的行為;既包括未受行政處罰的行為,也包括已受行政處罰的行為。

九、采用“軟暴力”手段,同時構成兩種以上犯罪的,依法按照處罰較重的犯罪定罪處罰,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十、根據本意見第五條、第八條規定,對已受行政處罰的行為追究刑事責任的,行為人先前所受的行政拘留處罰應當折抵刑期,??鈑Φ鋇摯鄯=?。

十一、雇傭、指使他人采用“軟暴力”手段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構成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的,對雇傭者、指使者,一般應當以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論處。

為強索不受法律?;さ惱窕蛘咭蚱淥欠康?,雇傭、指使他人采用“軟暴力”手段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構成非法拘禁罪,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尋釁滋事,構成非法侵入住宅罪、尋釁滋事罪的,對雇傭者、指使者,一般應當以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論處;因本人及近親屬合法債務、婚戀、家庭、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而雇傭、指使,沒有造成嚴重后果的,一般不作為犯罪處理,但經有關部門批評制止或者處理處罰后仍繼續實施的除外。

十二、本意見自2019年4月9日起施行。

關于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 2019 年4月9日印發)

4 .實施“套路貸”過程中,未采用明顯的暴力或者威脅手段,其行為特征從整體上表現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通過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被害人財物的,一般以詐騙罪定罪處罰;對于在實施“套路貸”過程中多種手段并用,構成詐騙、敲詐勒索、非法拘禁、虛假訴訟、尋釁滋事、強迫交易、搶劫、綁架等多種犯罪的,應當根據具體案件事實,區分不同情況,依照刑法及有關司法解釋的規定數罪并?;蛘咴褚恢卮?。

失效的刑法規范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1979 年7月1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1979年7月6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令第五號公布,自1980年1月1日起施行]

第一百六十條 聚眾斗毆,尋釁滋事,侮辱婦女或者進行其他流氓活動,破壞公共秩序,情節惡劣的,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流氓集團的首要分子,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關于嚴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分子的決定 [1983年9月2日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次會議通過,1983年9月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第三號公布施行]

一、對下列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分子,可以在刑法規定的最高刑以上處刑,直至判處死刑:

1 .流氓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或者攜帶兇器進行流氓犯罪活動,情節嚴重的,或者進行流氓犯罪活動危害特別嚴重的;

關于當前辦理流氓案件中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答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1984年11月2日,(84)法研字第13號]

一、怎樣認定流氓罪?

依據刑法第一百六十條的規定,流氓罪是聚眾斗毆,尋釁滋事,侮辱婦女或者進行其他流氓活動,破壞公共秩序,情節惡劣的行為?!度嗣翊澩蠡岢N裎被峁賾諮銑脫現匚:ι緇嶂偉駁姆缸鋟腫擁木齠ā返諞惶醯?項,是對刑法第一百六十條規定的流氓罪中的嚴重犯罪分子加重處刑的規定。

刑法上,流氓罪屬于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流氓罪行雖然往往使公民的人身或公私財產受到損害,但它的本質特征是公然藐視法紀,以兇殘、下流的手段破壞公共秩序,包括破壞公共場所的和社會公共生活的秩序。

刑法中列舉的破壞公共秩序的流氓活動,“情節惡劣”的,就構成流氓罪。

聚眾斗毆,一般是指出于私仇、爭霸或其他流氓動機而成幫結伙地斗毆,往往造成嚴重后果。

尋釁滋事,一般是指在公共場所肆意挑釁,無事生非,進行破壞騷擾。

侮辱婦女,一般是指用淫穢下流的行為或暴力、脅迫的手段,侮辱、猥褻婦女(包括幼女)。

其他流氓活動,是指上面列舉的流氓活動形式所不能包括的流氓犯罪行為。

二、怎樣區分流氓罪的罪與非罪的界限?

區分流氓罪的罪與非罪的界限,主要在于把流氓罪同一般流氓違法行為嚴格加以區別,而情節是否惡劣,是區分流氓罪的罪與非罪界限的關鍵。

聚眾斗毆情節惡劣構成流氓罪的,例如:

1 .多次聚眾斗毆的;

2 .聚眾斗毆次數雖少,但人數多,規模大,社會影響惡劣的;

3 .在公共場所或交通要道聚眾斗毆,造成社會秩序嚴重混亂的;

4 .持械聚眾斗毆的;

5 .聚眾斗毆造成人身傷亡或其他嚴重后果的。

尋釁滋事情節惡劣構成流氓罪的,例如:

1 .以打人取樂,隨意毆打群眾,或多次向人身、車輛、住宅拋投石塊、污物等,造成后果,引起公憤的;

2 .在城鄉市場強拿硬要,欺行霸市,擾亂正常貿易活動,引起公憤的;

3 .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

4 .結伙哄搶、哄拿或任意毀壞公私財物,情節嚴重的。

侮辱婦女情節惡劣構成流氓罪的,例如:

1 .追逐、堵截婦女造成惡劣影響,或者結伙、持械追逐、堵截婦女的;

2 .在公共場所多次偷剪婦女的發辮、衣服,向婦女身上潑灑腐蝕物,涂抹污物,或者在侮辱婦女時造成輕傷的;

3 .在公共場所故意向婦女顯露生殖器或者用生殖器頂擦婦女身體,屢教不改的;

4 .用淫穢行為或暴力、脅迫的手段,侮辱、猥褻婦女多人,或人數雖少,后果嚴重的,以及在公共場所公開猥褻婦女引起公憤的。

其他流氓活動情節惡劣構成流氓罪的,例如:

1 .利用淫穢物品教唆、引誘青少年進行流氓犯罪活動的,或者在社會上經常傳播淫穢物品,危害嚴重的;

2 .聚眾進行淫亂活動(包括聚眾奸宿)危害嚴重的主犯、教唆犯和其他流氓成性、屢教不改者;

3 .不以營利為目的,引誘、容留婦女賣淫,情節嚴重的;

4 .以玩弄女性為目的,采取誘騙等手段奸淫婦女多人的;或者雖奸淫婦女人數較少,但造成嚴重后果的;

5 .勾引男性青少年多人,或者勾引外國人,與之搞兩性關系,在社會上影響很壞或造成嚴重后果的;

5 .雞奸幼童的;強行雞奸少年的;或者以暴力、脅迫等手段,多次雞奸,情節嚴重的。

凡構成流氓罪的,應依法予以刑事處分。對不構成流氓罪但有一般流氓違法行為的,或者犯流氓罪情節輕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可分別情況,由主管部門予以治安管理處罰、勞動教養或者作其他處理。

三、怎樣區分流氓罪和與其相近似的其他犯罪的界限?

1 .流氓罪與強奸罪的區別,另見《關于當前審理強奸案件中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答》。

2 .群眾中因民事糾紛而互相斗毆甚至結伙械斗,不應按流氓罪處理。其中犯故意傷害罪(包括輕傷、重傷)、故意殺人罪、或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等罪的,是什么罪就定什么罪。

3 .流氓罪與擾亂社會秩序罪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交通秩序罪有區別。煽惑群眾擾亂社會秩序,情節嚴重的,分別構成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法第一百五十八條)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罪(刑法第一百五十九條)。這兩種罪,依法只對首要分子追究刑事責任。

四、對兼犯其他罪行的流氓罪犯應如何定罪和處罰?

流氓罪犯兼犯殺人、重傷、搶劫、強奸和引誘、容留、強迫婦女賣淫,制作、販賣淫書、淫畫等罪行的,應按數罪并罰懲處。

有的罪犯作案中的數個行為,不宜分別獨立定罪,可按其中的主要的罪行從重處罰。例如:在聚眾斗毆或尋釁滋事中造成他人輕傷,搶奪或毀壞少量財物的,就以流氓罪處罰。因小事尋釁而故意殺人的,就以殺人罪處罰。

五、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嚴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分子的決定》第一條第1項,在辦案中如何具體應用?

1 .關于流氓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請參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1984年5月26日下發的高檢發(研)12號《關于怎樣認定和處理流氓集團的意見》執行。

2 .“攜帶兇器進行流氓犯罪活動,情節嚴重的”,或者“進行流氓犯罪活動危害特別嚴重的”。

流氓罪的聚眾斗毆、尋釁滋事、侮辱婦女,都可能發生“攜帶兇器進行流氓犯罪活動,情節嚴重”的情況。攜帶兇器,是指攜帶匕首、刮刀等治安管制刀具和槍枝、鐵棍、木棒等足以致人傷亡的器械。對“情節嚴重”,應具體案件具體分析。攜帶并使用兇器,已造成重傷、殺人等嚴重后果的,應與傷害罪、殺人罪并罰。雖未造成重傷、殺人后果,但情節嚴重的,如經常攜帶兇器進行流氓犯罪活動,對群眾造成嚴重威脅的,或者攜帶并使用兇器,致多人受輕傷的,可以單獨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上述決定的第一條第1項判處。

“進行流氓犯罪活動危害特別嚴重的”:一般是指橫行鄉里,稱霸一方,進行各種流氓活動,民憤很大的;在集市、車站、碼頭、公園、影劇院等公共場所,或者闖入機關、學校、廠礦企業、部隊營房、公民住宅,以及在公共車輛上大肆進行流氓活動,造成社會嚴重不安,引起群眾強烈義憤的;用野蠻、殘酷的手段侮辱、猥褻婦女,后果嚴重、影響極壞的;對外國人或者勾結外國人進行流氓活動,政治影響極壞的;經?;虼罅看ヒ轡鍥?,利用淫穢物品教唆青少年犯流氓罪或聚眾進行淫亂活動,社會危害性很大的。

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嚴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分子的決定第一條第1項的規定,對上述兩種嚴重的流氓犯罪分子,都可以按照不同罪行,分別判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直至判處死刑。這個量刑幅度較寬,在判決時應根據具體案情區別對待,正確處刑,判處死刑的,要嚴格掌握。

對于懲處倒賣車、船票的犯罪分子如何適用法律條款的問題的批復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1986年3月18日,法(研)復(1986)9號]

三、請示的第三、四、五個問題,即:霸占售票窗口,強行發放自制的編隊序號,迫使旅客購買序號,尋釁滋事,毆打旅客,破壞公共秩序,使營業無法進行,情節惡劣的,均可適用刑法第一百六十條,定為流氓罪。

關于依法懲處倒賣飛機票犯罪活動的通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1988年7月6日發布,自發布之日起施行,(88)高檢會(研)字第10號]

七、霸占售票窗口,強行發放自制的編隊序號,迫使旅客購買序號,尋釁滋事,毆打旅客,破壞售票秩序,情節惡劣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條流氓罪處罰。

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試行) [ 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9月13日印發,自2010年10月1日起施行,法發(2010)36號]

    四、常見犯罪的量刑

    (十三)尋釁滋事

    1 .構成尋釁滋事罪的,可以在三個月拘役至一年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2 .在量刑起點的基礎上,可以根據尋釁滋事次數、傷害后果、強拿硬要他人財物或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數額等其他影響犯罪構成的犯罪事實增加刑罰量,確定基準刑。

關于辦理暴力恐怖和宗教極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2014年9月9日,公通字〔2014〕34號]

二、準確認定案件性質

(八)以“異教徒”、“宗教叛徒”等為由,隨意毆打、追逐、攔截、辱罵他人,擾亂社會秩序,情節惡劣的,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實施前款行為,同時又構成故意傷害罪、妨害公務罪等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十)對實施本意見規定行為但不構成犯罪的,依照治安管理、宗教事務管理以及互聯網、印刷、出版管理等法律、法規,予以行政處?;蛘囈薪逃?、訓誡,責令停止活動。對其持有的涉案物品依法予以收繳。  

【權威案例要旨】

在公共場所用錐子扎人的行為可構成尋釁滋事 [ 楊國棟投放虛假危險物質案(刑事審判參考指導案例第206號)]被告人在公交車上用錐子扎人的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理由是:第一,被告人的行為具有相當的社會危害性。本案被告人在公交車上用錐子扎青年女性的腿部,雖然沒有給被害人的身體造成嚴重的后果,也未達到輕傷的標準。但在當時的特定背景下,被告人的行為不僅對被害人而且對社會的影響甚大。由于當時社會上流傳“扎針”傳播艾滋病一事,造成社會群體尤其是女性群體產生恐慌心理。被告人在公交車這一人多擁擠較為敏感的場所用錐子扎人,與社會上傳聞的扎針事件極為相似,容易被人誤以為是有人“扎針”傳播艾滋病。被害人在事發后,雖經澄清,仍承受較大的心理壓力,甚至被親屬、朋友、同事誤解、疏遠。公交車上的乘客事發后向外傳播(有些是誤傳或者添油加醋),作為“扎針”傳聞例證,客觀上對社會的恐慌心理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因此,被告人的行為具有較大的社會危害性。第二,被告人的行為符合尋釁滋事罪的特征。刑法規定了尋釁滋事罪的四種犯罪情形,即隨意毆打他人;追逐、攔截、辱罵他人;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有公私財物;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只要行為人有上述行為之一,且情節惡劣或者后果嚴重的,就符合尋釁滋事罪的客觀要件。本案被告人由于被女友拋棄而產生不健康的心理,無端滋事,用錐子扎傷他人,侵害他人身體,與“隨意毆打他人”擾亂社會秩序屬同一類型。盡管其傷害后果并不嚴重,但由于被告人是在特定的背景下,使用特定的方法,并選擇在特定的地點——公共汽車這一人員集中的地方作案,不僅給被害人造成了較大的心理壓力,在案發時引起公共汽車秩序的混亂,且案發后,客觀上產生了惡劣的社會影響,亦屬于“情節惡劣”。


┃相關鏈接:

[干貨]各省常用罪名數額較大巨大特別巨大標準

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標準計算器[干貨]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與民法通則對照表

干貨!賭博犯罪刑法規范匯總

最高法專委劉貴祥在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干貨!人身損害賠償與工傷競合的處理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