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艾因3曼城:侯鋒等非法出售、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案 (2019)京02刑終415號刑事裁定書 - 多哈杜海勒vs阿尔艾因
 

侯鋒等非法出售、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案 (2019)京02刑終415號刑事裁定書

2019年10月03日15:42 多哈杜海勒vs阿尔艾因
   
 

多哈杜海勒vs阿尔艾因 www.zwsvcc.com.cn 核心提示: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 (2019)京02刑終415號 原公訴機關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林金春,男,19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

  (2019)京02刑終415號

  原公訴機關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林金春,男,1975年10月29日出生于福建省仙游縣,漢族,小學文化,無業,住福建省仙游縣榜頭鎮赤荷社區;因涉嫌犯走私珍貴動物制品罪于2018年4月26日被羈押,因涉嫌犯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于同年5月31日被逮捕;現羈押于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

  辯護人杜平儒,北京國舜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侯鋒,男,1984年8月31日出生于遼寧省大連市,漢族,大學文化,無業,住北京市朝陽區;因涉嫌犯走私珍貴動物制品罪于2018年4月26日被羈押,因涉嫌犯非法收購、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于同年5月31日被逮捕;現羈押于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

  指定辯護人杜昆志,北京東遠鶴錡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陳國維,男,1979年8月21日出生于福建省仙游縣,漢族,中專文化,無業,住福建省仙游縣榜頭鎮紫澤社區;因涉嫌犯走私珍貴動物制品罪于2018年4月26日被羈押,因涉嫌犯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于同年5月31日被逮捕;現羈押于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

  指定辯護人湯巍,北京市安理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辛美南,女,1986年5月29日出生于吉林省蛟河市,朝鮮族,高中文化,無業,住北京市朝陽區;因涉嫌犯走私珍貴動物制品罪于2018年4月26日被羈押,因涉嫌犯非法收購、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于同年5月31日被逮捕;現羈押于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

  指定辯護人楊軼群,北京市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

  指定辯護人曹小連,北京市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

  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審理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侯鋒、辛美南犯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原審被告人林金春、陳國維犯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一案,于2019年5月6日作出(2018)京0102刑初900號刑事判決。

  一審宣判后,原審被告人林金春、侯鋒、陳國維、辛美南不服,提出上訴。

  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經過閱卷,訊問上訴人林金春、侯鋒、陳國維、辛美南,審閱了辯護人的辯護意見,認為本案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

  現已審理終結。

  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判決認定:被告人侯鋒、辛美南于2017年底至2018年4月間,通過微信聯系的方式,將從他人處多次非法取得的犀牛角一批,以人民幣260萬元的價格出售給被告人林金春、陳國維。

  2018年4月26日,民警在北京市朝陽區華僑城小區附近被告人侯鋒駕駛的汽車上(車牌號×××)抓獲被告人侯鋒、林金春、陳國維,并當場起獲涉案犀牛角19塊;同日被告人辛美南在北京市懷柔區雁棲湖凱賓斯基酒店被抓獲。

  經鑒定,該19塊涉案犀牛角來源于非洲犀,非洲犀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 CITES )附錄Ⅰ,重量為32.871千克,價值為人民幣8217750元。

  原判認定的上述事實,有證人林某、曹某、金某的證言,銀行卡交易記錄,搜查筆錄、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贓物照片,云南瀕科委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北京信諾司法鑒定所出具的鑒定意見及附件,北京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鑒定書,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出具的鑒定書,執法記錄儀錄像,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情況說明、到案經過、戶籍材料及被告人侯鋒、辛美南、陳國維、林金春的供述及辨認筆錄等證據證實。

  根據上述事實及證據,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侯鋒、辛美南違反國家規定,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且情節特別嚴重的行為,侵犯了國家對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ぶ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且系共同犯罪;被告人林金春、陳國維違反國家規定,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且情節特別嚴重的行為,侵犯了國家對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ぶ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且系共同犯罪,依法均應予以懲處。

  鑒于被告人侯鋒、辛美南、林金春、陳國維系犯罪未遂,依法可從輕處罰。

  被告人辛美南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從犯,依法可減輕處罰。

  被告人侯鋒、陳國維到案后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依法可從輕處罰。

  被告人林金春當庭能表示認罪,可酌情從輕處罰。

  故判決:一、被告人林金春犯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六千元。

  二、被告人侯鋒犯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六千元。

  三、被告人陳國維犯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四千元。

  四、被告人辛美南犯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八千元。

  五、在案扣押的贓物由扣押機關分別予以沒收、發還。

  六、尚未追繳之違法所得人民幣二百六十萬元繼續予以追繳,追繳后予以沒收。

  林金春的上訴理由為:其系犯罪未遂,在犯罪中所起作用小,屬于從犯;原判對其量刑過重。

  林金春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為:林金春屬于犯罪未遂,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較小,參與購買犀牛角的資金數額相對較小,屬于從犯,且認罪悔罪,原判對其量刑過重,請求二審法院對其從輕或減輕處罰。

  侯鋒的上訴理由為:對原判認定涉案犀牛角的重量有異議,對原判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260萬元有異議,原判量刑過重。

  侯鋒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為:原判量刑過重,侯鋒具有初犯、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犯罪未遂等量刑情節,建議二審法院對其從輕處罰。

  陳國維的上訴理由為:原判事實不清,不應認定交易價格為260萬元;其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屬于從犯,原判量刑過重。

  陳國維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為:原判認定全部涉案犀牛角作為陳國維的犯罪數額有誤;陳國維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輔助作用,屬于從犯;陳國維如實供述所犯罪行,且屬于犯罪未遂,建議對陳國維減輕處罰。

  辛美南的上訴理由為:其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原判量刑過重;對原判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260萬元有異議。

  辛美南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為:辛美南具有初犯、從犯的量刑情節,二審期間表示認罪悔罪,原判對其量刑過重。

  經審理查明:原判認定侯鋒、辛美南犯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林金春、陳國維犯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的事實是正確的。

  該事實有一審判決書中所列舉的經一審人民法院庭審質證并確認的證據證實,上述證據本院審核屬實,亦予以確認。

  在二審期間,林金春、侯鋒、陳國維、辛美南及各辯護人沒有提交新的證據。

  對于上訴人陳國維所提原判事實不清,不應將交易價格認定為260萬元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所提原判認定全部涉案犀牛角作為陳國維的犯罪數額有誤的辯護意見,經查,根據銀行卡交易記錄、被告人侯鋒、陳國維等人供述等證據能夠證實,林金春、陳國維欲從侯鋒、辛美南處購買犀牛角,多次向辛美南銀行賬戶轉款,后民警在侯鋒駕駛的車上將林金春、陳國維、侯鋒抓獲,并當場起獲涉案犀牛角19塊,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認定林金春與陳國維共同出資260萬元從侯鋒和辛美南處購買涉案19塊犀牛角的事實是正確的,故上述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上訴人侯鋒所提對原判認定涉案犀牛角的重量有異議的上訴理由,經查,涉案犀牛角由辦案機關依法扣押并送至司法鑒定機構依法稱重并做鑒定,程序符合法律規定,稱重結果客觀,故上述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上訴人侯鋒、辛美南所提對原判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260萬元有異議的上訴理由,經查,林金春與陳國維為購買涉案19塊犀牛角,共同向辛美南、侯鋒支付了260萬元,原判將此260萬元作為違法所得予以追繳并沒收處理正確,故上述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上訴人林金春、陳國維及辯護人所提林金春、陳國維在共同犯罪中所起次要、輔助作用,屬于從犯,建議對其減輕處罰的相關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經查,林金春與陳國維共同出資并來到北京從侯鋒、辛美南處購買涉案犀牛角,二人在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的共同犯罪中均不是起次要、輔助作用,不屬于從犯,故上述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上訴人林金春、侯鋒、陳國維、辛美南及各辯護人所提原判對各上訴人量刑過重的相關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原審法院綜合考慮林金春、侯鋒、陳國維、辛美南的犯罪事實、犯罪性質、量刑情節及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對四名上訴人所判處的刑罰適當,二審期間四名上訴人均沒有新的量刑情節,要求再行從輕或減輕處罰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故上述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上訴人(原審被告人)侯鋒、辛美南違反國家規定,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情節特別嚴重,侵犯了國家對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ぶ貧?,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且系共同犯罪;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林金春、陳國維違反國家規定,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情節特別嚴重,侵犯了國家對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ぶ貧?,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且系共同犯罪,依法均應予懲處。

  鑒于侯鋒、辛美南、林金春、陳國維系犯罪未遂,依法可從輕處罰;辛美南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從犯,依法可減輕處罰;侯鋒、陳國維到案后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依法可從輕處罰;林金春當庭表示認罪,可酌予從輕處罰。

  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根據林金春、侯鋒、陳國維、辛美南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及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所作出的判決,定罪及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繼續追繳違法所得及對扣押物品處理正確,應予維持。

  據此,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林金春、侯鋒、陳國維、辛美南的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  叢卓義

  審判員  黃小明

  審判員  王麗娜

  二○一九年八月二日

  書記員  沈邱繁星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