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独立vs阿尔艾因直播:《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的理解與適用 - 多哈杜海勒vs阿尔艾因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的理解與適用

2019年09月26日07:19 人民法院報 姜啟波 周加海 司艷麗 劉琨
   
 

多哈杜海勒vs阿尔艾因 www.zwsvcc.com.cn 核心提示:2019年3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63次全體會議討論并通過了《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以下簡稱

  2019年3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63次全體會議討論并通過了《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以下簡稱《仲裁保全安排》)。2019年4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楊萬明和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分別代表兩地在香港簽署《仲裁保全安排》。經雙方協商,該安排擬于2019年10月1日在兩地同時生效,且在內地將以司法解釋的形式發布。這是自香港回歸祖國以來,內地與香港商簽的第七項司法協助安排,也是內地與其他法域簽署的第一份有關仲裁保全協助的文件,標志著兩地在“一國兩制”方針下實現了更加緊密的司法協助。

  一、《仲裁保全安排》的商簽背景

  第一,“一國兩制”方針和香港基本法為兩地開展司法協助安排商簽提供了基本依據。香港基本法第九十五條規定,香港特區可與全國其他地區的司法機關通過協商依法進行司法方面的聯系和相互提供協助,這為最高人民法院與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商簽有關司法協助安排提供了法律依據。香港回歸以來,最高人民法院已與香港有關方面簽署了六項民商事司法協助安排,涵蓋相互委托送達司法文書、相互委托提取證據、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等內容,基本實現了民商事司法協助安排的全面覆蓋,為降低訴訟成本、減少當事人訴累、提高審判質效切實發揮了重要作用?!噸儼帽H才擰廢盜降卦諉襠淌鋁煊虻牡諂呦釧痙ㄐ才?,也是在司法領域落實“一國兩制”方針的重要舉措。

  第二,兩地社會經濟發展對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提出了現實需求。當前,內地與港澳特區正攜手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粵港澳大灣區“一國兩制三法域”的獨特性決定了大灣區建設過程中互涉法律糾紛不可避免、區際法律沖突客觀存在,區際司法協助亟需加強,包括加強仲裁裁決的相互認可和執行以及仲裁保全相互協助。簽署于1999年的《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安排》(以下簡稱《仲裁裁決執行安排》)解決了兩地仲裁裁決相互認可和執行問題,且運行情況良好,為促進仲裁裁決異地流通、支持香港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其系針對兩地終局性仲裁裁決相互執行的制度性安排,不包括仲裁過程中的保全協助。經研究認為,開展仲裁保全協助,有利于通過預防性救濟措施的完善來保障終局性仲裁裁決的順利執行,有利于更加充分地發揮仲裁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的重要作用,也有利于為香港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提供更大支持。

  第三,“一國”原則和兩地司法法律界的合作為兩地實現更緊密協助創造了有利條件。根據香港特區《仲裁條例》《高等法院條例》,香港可以對包括內地在內的域外仲裁提供保全協助;而內地目前沒有關于仲裁保全協助的相關法律規定。經研究,在不違反現有法律規定的前提下,為更大力度支持香港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最高人民法院決定啟動《仲裁保全安排》的磋商,在“一國”之內,向香港提供比其他國家和地區更加緊密的協助。

  二、《仲裁保全安排》的主要內容

  安排共十一條,對兩地相互協助保全的途徑、可申請保全的范圍、申請保全的程序以及保全申請審查處理等問題作出了明確規定。

 ?。ㄒ唬┕賾詒H睦嘈?/p>

  保全為大陸法系概念,臨時措施為英美法系概念,實質都是為保障終局性仲裁裁決執行、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預防性救濟措施。安排統一表述為“保全”,并在第一條中根據兩地法律對可申請保全的類型分別作出了規定。

  1.關于可向內地人民法院申請的保全?!噸謝嗣窆埠凸?a href="//www.zwsvcc.com.cn/faguixiazai/ssf/200311/20031109194931.htm">仲裁法》規定了財產保全、證據保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2012年修訂時納入了行為保全。本安排旨在給予香港仲裁程序當事人與內地仲裁程序當事人相同權利,故將財產保全、證據保全、行為保全全部納入。

  2.關于可向香港特區法院申請的保全。保全在香港稱為“臨時措施”,即由香港特區法院就在香港或者香港以外開展或者即將開展的仲裁程序作出臨時措施,以便利仲裁程序進行、防止發生不可逆轉的損害等。主要包括:要求當事人維持現狀或恢復原狀;采取行動防止目前或即將對仲裁程序發生的危害或損害,或不采取可能造成這種危害或損害的行動;提供保全資產;保全對解決爭議具有相關性和重要性的證據;頒發強制令以禁制當事人移走或以其他方式處理資產、防止損壞或侵入行為;頒布命令指定財產接管人。例如,2017年,在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仲裁一起股權糾紛案件的過程中,當事人向香港特區法院申請委任臨時接管人并頒布禁制令以禁止被申請人轉讓股權,香港特區法院作出HCMP962/2017號命令予以批準。

 ?。ǘ┕賾凇跋愀壑儼貿絳頡鋇慕綞?/p>

  第二條第一款對安排所稱的“香港仲裁程序”作出界定,即必須同時符合兩個條件:

  1.仲裁地在香港。此系確定“香港仲裁程序”的首要條件,也是香港特區采納的確認仲裁程序籍屬的標準,也是《仲裁裁決執行安排》確認的標準。仲裁地在香港包括兩種類型:一是當事人在仲裁條款中約定地點為香港;二是當事人沒有約定時,仲裁庭根據其仲裁規則或者一定標準確定仲裁地為香港并記載于仲裁裁決中。

  2.仲裁程序由有關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管理。安排第二條第一款以列舉方式對有關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的條件作出規定,具體名單由香港特區政府確定并經最高人民法院確認。主要考慮是:相對于仲裁裁決執行方面的協助,仲裁保全協助屬于中間措施的協助,為防止申請人濫用,給被申請人帶來損失,宜持更加審慎的態度。按照第二條第二款規定,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經過發布標準、接受申請并審查后,確定了符合本款規定的有關仲裁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名單,并已由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共同確認。目前包括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香港仲裁中心、國際商會國際仲裁院亞洲事務辦公室、香港海事仲裁協會、華南(香港)國際仲裁院、一邦國際網上仲調中心。

  此外,雙方還達成共識,“香港仲裁程序”僅包括平等主體間的商事仲裁,不包括投資者與東道主國之間的投資仲裁。

 ?。ㄈ┕賾諛詰刂儼貿絳虻慕綞?/p>

  安排第六條將可向香港特區法院申請仲裁保全的內地仲裁程序界定為內地仲裁機構管理的仲裁程序,而不論仲裁地是否在內地。主要考慮是:根據香港特區《仲裁條例》《高等法院條例》,就香港以外已經開始或者尚未開始的仲裁程序,香港特區法院均可依申請采取保全措施,而不問仲裁地在哪個法域。由內地仲裁機構管理的、仲裁地在境外的仲裁程序,當事人也可以向香港特區法院申請保全。安排不應縮減內地仲裁機構的此項權能,故界定內地仲裁程序時,未對仲裁地作出限制。

 ?。ㄋ模┕賾謔芾肀H昵氳墓芟椒ㄔ?/p>

  1.內地受理保全申請的法院。安排第三條第一款規定,內地的管轄法院為被申請人住所地、財產所在地或者證據所在地的內地中級人民法院。另外,采取仲裁保全的目的是保障終局性仲裁裁決的執行,故受理仲裁保全申請的法院應當與受理仲裁裁決執行申請案件的法院一致,以更好地發揮保全的作用。參考《仲裁裁決執行安排》《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以下簡稱《內地與香港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等,本安排第三條還規定“被申請人住所地、財產所在地或者證據所在地在不同人民法院轄區的,應當選擇向其中一個人民法院提出申請,不得分別向兩個或者兩個以上人民法院提出申請”。主要考慮是避免因向多個人民法院申請而產生超標的保全等情況。實踐中,受理保全申請的法院應當依法審查當事人申請,特別是對當事人提出的關于本轄區以外財產或者證據的保全申請應當依法審查、及時采取保全措施,必要時可請財產或者證據所在地的法院提供協助。

  2.香港受理保全申請的法院。依據香港特區《仲裁條例》《高等法院條例》,安排第六條規定香港的管轄法院為香港特區高等法院,此與受理仲裁裁決執行申請的管轄法院一致。

 ?。ㄎ澹┕賾誑繕昵氡H氖奔浜統絳?/p>

  安排第三條第二款、第三款分別規定了在仲裁程序進行中和受理仲裁申請前向內地人民法院申請保全的程序。

  1.仲裁中申請保全的程序。安排第三條第二款規定了仲裁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的轉遞程序,相關程序參照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二條的規定,即當事人申請仲裁保全的,應當通過仲裁機構或者辦事處將申請材料提交人民法院。需要說明的是,考慮到香港有關仲裁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位于香港,如實踐中都要求申請書以及轉遞函等由香港有關仲裁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向內地人民法院提交,將導致轉遞周期長,不符合保全的緊急性特點,無法充分發揮保全的作用。

  應當允許香港仲裁程序的當事人,將保全申請書連同仲裁機構或者辦事處的轉遞函自行提交給內地人民法院;內地人民法院可以根據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提供的聯系方式向相關仲裁機構或者辦事處核實情況。

  2.仲裁前申請保全的程序。安排第三條第三款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規定了仲裁前申請保全的程序。此外,安排還增加了關于證明函件的規定,即依據安排于有關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受理仲裁申請前申請保全的,在香港有關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受理仲裁申請后,應當由該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向內地人民法院出具相關證明函件。與上述“仲裁中申請保全的程序”一致,實踐中,允許當事人自行將證明函提交給內地人民法院。本款進一步明確,三十日期限的計算以內地人民法院收到證明函件為準。這一期限包括當事人遞交仲裁申請、有關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受理仲裁申請、該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出具證明函件并轉遞等幾個環節,要求每個環節盡快進行。

  依據本安排第六條規定,內地仲裁機構管理的仲裁程序的當事人,向香港特區法院申請的仲裁保全協助,既包括仲裁程序進行中的保全,也包括受理仲裁申請前的保全。

 ?。┕賾謨Φ碧嶠壞納昵氬牧霞跋喙嗇諶?/p>

  1.向內地人民法院申請保全應當提交的材料及申請書內容。安排第四條第一款規定了香港仲裁程序的當事人向內地人民法院申請保全時提交的材料:(1)保全申請書;(2)仲裁協議,以方便內地人民法院判斷當事人之間的基礎法律關系,此為形式審查,并不判斷仲裁協議的效力;(3)身份證明材料;(4)仲裁申請文件和有關證明函件;(5)內地人民法院根據具體案情認為還需要提供的其他材料。第四條第二款循《內地與香港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放寬了對“公證、認證”的要求,只有在內地以外形成的身份證明材料才需要進行公證、認證,且具體手續依照內地法律規定辦理。

  第五條規定了保全申請書應當載明的內容,包括:(1)當事人的基本情況。(2)請求事項,包括申請保全財產的數額、申請行為保全的內容和期限等。請求事項應當明確具體。(3)請求所依據的事實、理由和相關證據,包括關于情況緊急,如不立即保全將會使申請人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或者將使仲裁裁決難以執行的說明等,以方便審查是否確有保全必要。(4)申請保全的財產、證據的明確信息或者具體線索。(5)用于提供擔保的內地財產信息或者資信證明。(6)是否已在其他法院、有關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提出本安排所規定的申請和申請情況。(7)其他需要載明的事項。

  2.向香港特區法院申請臨時措施應當提交的材料及相關內容。安排第七條根據香港特區法律列明了當事人向香港特區法院申請保全應當提交的材料以及應當載明的內容。與內地不同,按照香港特區相關法律規定,本條應當載明的內容寫于不同材料中,并非只體現在申請書中(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供了向香港特區法院申請臨時措施的參考文書樣式,見2019年9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官網和最高人民法院官微相關報道)。

 ?。ㄆ擼┕賾詒H昵氳納蟛橐約熬燃?/p>

  安排第八條規定,法院審查保全申請,要求申請人提供何種擔?;蛘咦鞒齔信?、保證,作出是否保全的裁定或者命令等,均依據被請求方法律進行。(1)要求盡快審查。因保全具有緊迫性,如審查拖延將可能使保全失去意義。內地人民法院應當按照內地法律規定的期限進行審查并作出是否保全的裁定。例如,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仲裁前保全申請應當于四十八小時內作出裁定。香港特區法律對審查期限沒有明確規定,本安排強調應當盡快審查并作出有關命令或者指示。(2)向內地人民法院申請保全的,申請人應當根據內地法律以及司法解釋規定提供擔保;向香港特區法院申請保全的,申請人應當根據香港特區法律作出承諾及保證,包括對損害賠償作出承諾,就被申請人的訟費及其他合理支出提供保證,申請仲裁前保全時承諾立刻申請仲裁等。

  安排第九條規定當事人對裁定或者命令不服時,按被請求方有關法律規定處理,在內地,可以申請復議;在香港特區,可以申請解除或者更改。

 ?。ò耍┍景才諾氖奔湫Я?/p>

  除本安排生效后開啟的仲裁程序外,安排也適用于已經啟動、尚未完結的仲裁程序。如仲裁程序于2019年10月1日之前開始,但尚未完結的,當事人可依據安排向內地人民法院或者香港特區法院申請仲裁保全。

 ?。ň牛┕賾詒景才龐胂鐘蟹杉八痙ń饈偷墓叵?/p>

  1.本安排與《仲裁裁決執行安排》的關系。一是兩者規范調整的對象不同,本安排針對仲裁裁決尚未作出時的協助事宜;《仲裁裁決執行安排》針對兩地終局性仲裁裁決的相互認可和執行事宜。二是兩者協助方式不同,依據本安排,當事人向被請求方法院申請保全,由被請求方法院作出保全裁定或者命令;依據《仲裁裁決執行安排》,被請求方法院直接認可和執行對方法院的仲裁裁決。

  需要說明的是,本安排并不針對仲裁裁決作出后、向對方法院申請執行前的保全事宜。將來有望通過完善《仲裁裁決執行安排》對此類保全予以規定,司法實踐中亦可根據案情采取此類保全。

  2.與兩地現有法律的關系。本安排不減損兩地相關權利人根據對方法律已經享有的權利。內地仲裁機構、仲裁庭、當事人在本安排生效施行前,依據香港特區《仲裁條例》《高等法院條例》已享有的權利,不因本安排而受減損。


┃相關鏈接:

《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的理解與適用

《關于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的內容與解析

《關于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的闡釋

《關于辦理黑惡勢力刑事案件中財產處置若干問題的意見》解讀

《關于辦理組織考試作弊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理解與適用

最高法院法官:虛假訴訟罪具體適用中的兩個問題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